妞妞吃糖

【王李】【all李】金山县不可描述的一夜

我是个蛋黄派,想着小清新,写着写着就开了车😂事关冷cp的自尊,没人看也要坚持写完,刚刚被吞了,重新发   全文走链接
~~~~~~~~~~~~~~~~~~~~~
大路看着这样的李达康于心不忍。他一直是个强势的人,但欧阳的事情好像击垮了他,那个白天披着铠甲的李达康终于褪去他的伪装,在酒精和老友的面前,他终于不再设防。
“大路啊,是我错怪了你。欧阳出事我才发现,能谈谈心的也只有你了”李达康苦笑着,伴随着他两腮上的陀红,王大路不禁心摇神荡。这让他想起三十年前金山那个晚上……
闯了祸的李达康把自己关在县委的招待所里,悔恨混凝着酒精,像是愧疚也像是自我惩罚。王大路推开房门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李达康,那个浑身充满干劲,像个永动机一样毫不停息的人现在被懊恼击垮了,他现在醉眼迷蒙,看到大陆竟然还傻乎乎的笑了“是你啊,大陆。”他的笑和他本人有种奇妙的不搭,当他不笑的时候他清淡的五官给人一种不可冒犯的威严,而笑起来却显得尤其单纯。王大路还没从他的笑容中回过神,他又说道“是我对不起老支书,可金山县的路还得修。”李达康清楚自己的政治处境,这样的话语几乎是一种交代了,他希望王大路和易学习能够继续干下去。王大路此刻连对他微弱的不满也没有了,他开始理解他的执着,并转而生起一种怜惜的感觉。他走过去默默坐下,又陪着李达康饮了几杯。李达康酒量不算好,自我惩罚的痛饮终于让他失去了意识。
李达康仍然穿着他的白衬衫,多次浆洗让白衬衫染起旧色,一如文人的清瘦单薄。王大路鬼使神差的去触碰李达康的脸颊,是被酒烫了的热,并不光滑的两腮是他刚长起的胡渣,王大路觉得可爱极了。还有他的唇,是酒洗过的艳色,柔软温热,好像吻在王大路的心里,他感觉自己也醉了,真是奇怪,他的酒量一向很好。他隔着旧衣感受达康的身体,瘦而有骨,匀称修长。而这副清瘦的身体蕴藏的能量让汉东的任何一个官员都不敢小觑。王大路竟生出一种隐藏的幸福,这样的李达康,像刺猬一样的他露出柔软的肚皮毫不设防 ,也许自己是第一人吧。王大路猜的不错,而李达康确实也是个孤独的人,他的强势让属下胆寒,也让想关心他的人不敢靠近。他抱起李达康,轻手轻脚把他放在县委宿舍简陋的床上。王大路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,他看着睡着了的李达康,注尽了他的情丝和温柔。而李达康似乎在梦里也得不到解脱,他的眉头紧缩,王大路忍不住想为他抚平额上的褶皱却一把被李达康抓住了手腕,王大路吃了一惊。李达康嘴里呢喃着“大路,大路”。王大路心里一喜,想不到你在梦里还念着我。“来!我们再喝一杯!”王大路顿时哭笑不得,可抓着他的手却也不忍放开,也许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滴滴答答催动着人的睡意,王大路就这样扑在床边睡着了。

迷迷糊糊的听见床边翻动,糟糕!我难道在李达康的床上?果然,他已经跟李达康同枕而眠,虽然并没有什么俞距的事情,可是外套呢?鞋呢?难道我梦游了?总不会是达康?他摇了摇头,似乎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一样。李达康倒是比他醒的早,看到王大路睡在旁边也并不惊讶,只见他揉了揉自己的头,那是酒精麻醉的代价“大路,昨天谢谢你陪我喝酒”,王大路心乱如麻“没事,没事。可是我怎么躺在床上了?”李达康一笑“昨天我夜起看见你趴在我旁边睡着了,凌晨了也不好折腾,就把你挪在我床上了。我床太小了,你睡的还行吗?”王大路点头如捣蒜,生怕被看出点什么。李达康倒是毫不避讳,下床自顾自的解起了衣裳,还嗅了嗅占满酒味的衬衣。王大路看着他不禁想到昨天晚上的触感,不禁脸上一红,暗骂自己瞎想什么呢。

李达康看到也不失时机的调戏“大路,你害什么羞?我看你的衣裳也臭了,应该是换一换!”言罢居然走过来,真要脱下大路的衣裳。王大陆忸怩两下倒也放开了,不能让他小觑了,谁还是个毛头小子不成?“好啊!我倒要看看你的臭还是我的臭?”说着二人扭打一团,王大路本就比李达康高壮,不出一会儿已把他压在身下,王大路捉住李达康的双手把他按在床上,双腿分跨在李达康的腰两侧,李达康扭来扭去,两人嘻嘻哈哈的笑声更是不断,王大路作势要把脑袋凑在李达康的胸口,故意的嗅了嗅“我看你就比我臭!”

身下的人没有吭声,也停止了扭动。王大路抬头,只见李达康定定的看着他。

磕老干部到迷幻,为什么电视没把达康紧紧握住沙书记的手拍出来😂 我要糖糖,话说原著蛮好看的😁

达康素鸡太萌啦!时时刻刻带着小本本😁我要看达康素鸡的小本本!

一个李世民,荔枝和萨摩三角恋的故事。原来有时长限制啊,有喜欢的盆友可以去b站看完整版